总有许多是花开的惊喜

总有许多是花开的惊喜

  从古至今,人生遗憾的事,莫过于故事还未开始就已结束;人生痛苦的事,莫过于故事未完主角就已匆匆离场;人生悲哀的事,莫过于故事还在继续悲剧就已注定。缘来缘去,若一切如初见那该有多美妙、多幸福,若相看两不厌那该有多难得、多可贵。

  岁月的经筒不停地摇转,假如世人能在懂得里皈依,那么,无论在叶落花谢的日子,还是在丰盈晴好的时光,人与人遇见时心里就能轻言一句:“哦,原来你也在这里”,人与人分离时便能挥手轻道一声:“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”。

  红尘的初识里,总有许多是花开的惊喜;人间的离别里,总有许多是花落的悲哀。其实,人世间所有的爱恨痴缠都注定是彼此生命里的一程风雨、一道风景、一个故事。若是无缘,也许某些曾经便会在心灵深处印刻成遗憾和忧伤;若是有缘,一切的交集便能在流年的脉络里蜕变成旖旎和慈悲。

  人生若只如初见,隔山隔水的守望里,三千青丝将不再有凌乱的飞扬,飘飘的衣衫上将不再有苦泪千行。人生若只如初见,纵然擦肩,也不会只成陌路;纵然转身,也不会只剩空无。人生若只如初见,美丽的风景将一直在路上,凡尘的烟火就会陪伴爱的故事走到地老天荒,途经的四季便不会在风中枯瘦。人生若只如初见,所有的相思都将美到落泪,所有的日子都将活色生香。

  此生的来去,有人催开了十里桃花,带来了人间四月天,为平庸的生命增添了不凡和曼妙;有人覆灭了一路灯盏,带来了波折和黑暗,让平静的世界沾染了怨恨和薄情。似水流年里,不管红颜抑或白发,不管青春抑或暮年,从初遇到离别,无论恨或不恨,都是对生命过往的记载;从初见到熟识,无论爱或不爱,都是对时间留白的成全。